Jungpeach

如梦似幻

信佛

其实以前母亲是不信佛的,至少没有如今这么沉迷。

不懂事的时候总埋怨她迷信愚笨,懂事了才知道信仰这种东西纵使万般虚假,却能支撑一个人活下去。

亦因此故,告诫自己去顺从,不忤逆。

因为爱母亲,愿她幸福,也因爱我自己。


自卑

初三的时候 年段办公室大清理

很多教材书和练习资料都堆在地上 老师说是不要的

也不记得是谁开的头了

好几个同学去办公室那捡漏

我也赶紧跟去 就怕好东西都被别人拿走

地上那堆垃圾被翻的热火朝天

时不时有同学发出惊叹

宛如捡到了宝贝

她们拿到想要的 纷纷离开

而我还在原地不停翻找 就怕错过什么更好的

班主任是数学老师 中年女性

她见我蹲在地上到处翻找

皱眉制止我

那个时候好像被隔空打了一巴掌似的

巴掌没落到脸上

脸却红辣辣的

……………………………………

我一直知道自己是贪心的

总奢望拥有比别人更多更好的

得到之后其实也没怎么用心珍惜

但我永远无法知足

或者说 做不到 但不是 不想要

……………………………………

说到追星

我理解私生 如果有可能的话 我也想当私生

为了接近他

再危险再困难

只要能亲眼见一见

甚至触摸交流

为了取悦自己

人什么做不到呢

……………………………………

但我好害怕

那不耐的无奈的愤怒的厌恶的

在意之人的眼神

……………………………………

没有尊严的活着

怀着阴私

不堪的欲望

……………………………………

我,渴望一个救赎。


连安耳悠都无法阻挡的声音

实在佩服


以为自己的能力有多高呢

实则不过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贱婢罢辽

扯着难听的公鸭嗓卖弄个鸡毛啊


想找一个愿意带着我去看展览,听话剧和音乐剧,愿意倾听我的喜悦与痛苦,然后给我一个拥抱,和我一起吃好吃的,这样一个恋人呢。


成熟的代价竟然是牺牲自己的情绪

可悲啊。


成人,一点也不梦幻,和单纯。


细想AB两人对我的好

A会借她的口红给我试用 时常提醒我穿搭不好看

体测的时候仰卧起坐帮我叫到了36个 而我只给她叫了30个

B曾经帮我买了一个试用 分享她的食物给我 帮我刷车卡 帮我叫到一次

绞尽脑汁想半天就寥寥几件小事

可我对她们是真的实打实的上心啊

多次帮A打饭 拍照片 拿快递 把自己的压缩袋给她好几个

有什么优惠的东西多次提醒B 加她的链接帮她完成任务 想要什么我的东西免费送她 分她吃肉 分她水果 有什么合算的都告诉她

……………………

我是真的累了

时刻顾虑AB的情绪

可谁又没有脾气呢

谁来照顾下我?

我就活该被你们咬吗

还给你们占座

给你们打印纸

可你们是怎么对我的?

忘恩负义……


想到刚被孤立的那几天

寝食难安

连玩手机都玩不痛快

消极到什么黑暗的想法都冒出头来

有种宁愿死也要拉着她们陪葬的感觉

然后就听父亲说跟别人借钱来给我生活费

心中万分苦涩

和悲催的现实比起来

这些幼稚的闹脾气算的了什么

不就是被伤害到心了吗

原本就只是被随机安排到一块住在同个屋檐下的陌生人罢了

四年又如何呢 怎能抵得了人心凉薄

……

人活在世只求快乐罢了


今日,金庸先生逝世,微博上许多人深感震惊,宁愿一如从前只是谣言。

对很多人来说,金庸代表着一个时代,代表着他们的江湖梦,武侠魂。

时代飞逝,日新月异,科技的高速发展,随之而来的是人情的缺失,人们的审美越来越同质化、偏颇化。

金庸的离世,对许多人而言是一个时代的离开,但对我来说只是生老病死,自然之道罢了。

2018年有许多人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年老如金庸,年轻如李咏,还有我的奶奶。天灾人祸,自然老去,死亡发生在每个人的身边,我也不知这是否冷漠,竟浑然不觉悲伤。

也许是太悲观了,不管发生什么,都觉得是个命字,挣脱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