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gpeach

如梦似幻

老子欠你们的?
妈的
有本事一句话都别和我讲
我会怕????

真不该对这几个狗逼太好
白眼狼

所以说对人不能太善良
现在是怎么对我的??
呵呵
一个两个狼心狗肺
不是东西的贱货

或者

把她舌头割了吧

“我现在不那么想死了。”

“想杀人。”

我曾爱你如血脉亲人

突然想起一件事
高二的时候参加运动会的跳高项目
明明试跳成功
却在正式比赛三次机会都失败了
我笑着和后勤的同学说没事
却跑到天台哭
那个时候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
情绪一下子失控
嚎啕大哭
父亲在电话里温声安慰
可我还是止不住的难过
小的时候我是爱哭鬼
长大却很少哭了

我才发现
我是这么矫情的一个人
自尊心强的很没劲。

今天八百米真的太挫败了
一年体能不如一年
就这样我还能成功入伍吗

大概是生病的关系
身体软绵绵的
一点出门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气温不高不低
天空湛蓝有白云
风儿潇洒的吹过
我躺在柔软的沙发上
挺好的。

目前为止
照片是唯一证明我活着的工具
我爱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