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gpeach

如梦似幻

想到刚被孤立的那几天

寝食难安

连玩手机都玩不痛快

消极到什么黑暗的想法都冒出头来

有种宁愿死也要拉着她们陪葬的感觉

然后就听父亲说跟别人借钱来给我生活费

心中万分苦涩

和悲催的现实比起来

这些幼稚的闹脾气算的了什么

不就是被伤害到心了吗

原本就只是被随机安排到一块住在同个屋檐下的陌生人罢了

四年又如何呢 怎能抵得了人心凉薄

……

人活在世只求快乐罢了


评论